30选5开奖时间

《囧媽》請全國人看電影 買單的是整個中國電影業?

時間:2020年01月25日 08:53:05 中財網
 

  電影行業顧全大局、識大體,但歡喜傳媒卻憑一己之私,置他人利益而不顧,在特殊時期,采取特殊方式,綁架民意,是背信棄義。

  ——浙江省電影行業
  文 / 巴九靈(微信公眾號:吳曉波頻道)
  2020年的春節檔,自前兩天各路電影宣布撤檔后,忽然回來了……六分之一。

  1月24日上午消息,今日頭條官方宣布,《囧媽》將于大年初一登錄抖音、今日頭條、西瓜視頻、抖音火山版等在線平臺,并免費播放。

  海報上喜氣洋洋地寫著:“請全國人民看《囧媽》?!?br />
  全國人民紛紛表示很歡喜,而資本市場顯然是最“歡喜”的:截至收盤,《囧媽》的出品公司歡喜傳媒港股暴漲43.07%。

  網友動情地說道:自此,我們都欠徐崢導演一張電影票!

  但《囧媽》卻似乎欠了整個中國電影行業一個交代。

  就在曝出《囧媽》“上網”消息幾個小時后,浙江省電影行業率先發布關于電影《囧媽》網絡首播的聲明,稱全國影院為電影《囧媽》放映投入相當大的費用,此次“《囧媽》行為”,給全國影院帶來重大損失。

  隨后,上海、南京、徐州、蘇州、無錫等多地電影行業從業人員也聯合發布《關于電影〈囧媽〉網絡首播的聯合聲明》,譴責《囧媽》網絡首播是“破壞行業基本規則”的行為,而歡喜傳媒則是“置他人利益而不顧”。

  截至小巴寫稿時,全行業的抵制還在繼續,各院線公司緊急提請國家電影局市場處,請求有關部門規范電影窗口期。

  事情是越鬧越大了,但這個矛盾說來也不復雜。

  一般而言,電影放映就像搭臺唱戲,影院負責提供舞臺,出品方負責找人演戲,發行方負責找人來看戲,隨后三家共享成果。

  本來,疫情襲來,三家一起吃土過冬,待春暖花開再戰,倒是一場佳話。

  沒想到,其中兩位反水單飛,搭臺子的空留舞臺獨受罪,這委屈誰受得了。

  但院線的委屈,放眼全球,并不新鮮。

  近期,美國司法部表示,正在試圖終止72年前通過的“派拉蒙法案”。

  1948年,美國最高法院通過“派拉蒙法案”,判定美國電影制片廠不得擁有自己的院線和要求影院對自己公司的影片獨家包銷,而是要三家各自賺各自的錢。

  說白了,這是美國法律為了保護院線權利,制定的“分贓規則”。

  然而,隨著流媒體平臺的出現,這個法案卻沒有了用武之地。因為“霸凌”院線的,早已不再是大制片公司,還有了更來勢洶洶的互聯網企業。

  諸如國外的Netflix和亞馬遜,它們將宣發和放映融為一體,在它們的基因里,本就沒有院線什么事兒。

  在中國,原本還是造了一層行業壁壘的,即院線享有制片公司電影的首播權,播放一段時間后,再散落到網上分發。

  《囧媽》這一觸網行為,在國內開啟了首發就“甩開院線”的先河。

  在各省電影行業聲明的最后,它們“半威脅”道:
  “希望歡喜傳媒停止電影《囧媽》互聯網首播的行為,否則各地電影行業后續對歡喜傳媒及徐崢出品的電影作品予以一定程度上的抵制?!?br />
  但他們,能抵得住這一浪潮嗎?

  接下來,有請大頭給出回答。

  《囧媽》網絡首播消息一出,一位影視公司高層告訴我: “院線和影院的人已經炸鍋了?!?粗看了一下,院線和影院的下游方基本都非常震驚,斥責之聲不絕于耳。

  對于院線,今年最掙錢的一個檔期就這么沒了,而一個體量尚可的影片居然免費上了流媒體,未來影院一分錢都賺不到,難免產生《囧媽》“落井下石”的感覺。

  歡喜這一波操作的確迅雷不及掩耳。 先是臨時宣布提檔大年三十引發跟進,在上映前一天大家集體撤檔,隨后宣布因影片不能上映中止保底協議,轉手6.3億賣給字節跳動,賣了也就算了,還是免費。

  對于主要出品方歡喜和徐崢的公司真樂道來說,這一筆生意肯定是穩賺不賠。 上映前大家在看片后對影片的票房預測基本都在春節檔第三,《唐探3》和《奪冠》之后,20億上下的水平。

  撤檔再上映,沒有春節檔的加成,很難說影片最終票房能否超過20億。 而現在賣出6.3億,大約相當于16億的票房收成,而且還不需要像院線電影那樣等結算。

  賺得穩,賺得早。

  這件事對影視行業來說,最擔心的無疑是中游和下游。

  對于中游的宣發來說,要是電影不在影院放,以后還要什么發行公司? 甚至營銷公司的業務也會受到沖擊,因為流媒體對于內容的宣傳有自己的套路和打法,作品在流媒體平臺之外的業務需求,可能并不會很多。

  下游這次受損最為嚴重,因為這種至少15億+體量的影片上線流媒體,那么下游一分錢都分不到。 單部影片并不值得擔憂,如果開了這個頭,會不會有更多的影片來做這個事情? 那到時候影院就更難活了。

  但這也不是新鮮事,美國那邊院線和奈飛吵吵了這么多年,對于電影行業暫時還沒有產生量變和質變的影響,內容越來越多地往線上走,是一個大勢所趨又存在著微妙平衡的事情。

  所以《囧媽》對于電影行業能產生什么樣的影響,關鍵就在于是否僅此一例,還是會有人跟著吃螃蟹。

  頭條系現在是真的不缺錢,電影公司現在又是真的很缺錢。

  所以一旦頭條能驗證這條路的商業模式能走通,那不排除有電影公司或是電影人會和流媒體長期綁定。

  但這事件有很多難以再出現的巧合(比如說疫情和集體撤檔),加上昨天電影行業下游大規模抵制該行為,大部分影視公司主要還是要靠電影院票房來賺錢,所以短期或難以引發持續跟進。

  疫情突發,幾部大片集體退檔,即使后期再上檔,也錯過了春節這么好的時機,而《囧媽》這一仗打得很漂亮,
  可以說是一種絕地求生,把死棋下成了活棋。

  這波操作引來的流量和關注度或將超過各方預期,無論是對于字節跳動,還是歡喜傳媒,或是徐崢,都是一筆非常好的生意。

  從商業角度,歡喜傳媒找合作對象的眼光很準,能在這么短時間作出這個決策,并快速付出這筆資金,確實沒幾家公司能做到。

  而字節跳動本身對長視頻十分渴求,但要做這樣的事,勢必會涉及多方利益,而這次恰好是它殺進長視頻的最好檔期,也給了雙方一個剛好的臺階下。

  盡管如此,長三角電影行業還是聯合發聲,斥徐崢《囧媽》破壞行規。 《囧媽》作為創新和變革者,確實觸動到了線下院線的利益。

  商業上,總是有人會對創新和變革的人充滿怨恨,但潮流就是這么被推著走的,誰有勇氣改變誰就能快速抽逃。

  當然,這對影視行業的顛覆不可能發生在一夜之間,但這次今日頭條和《囧媽》的合作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樣本,今后整個行業會慢慢去嘗試以及優化,比如探索線上首發的付費模式,以及其 他更多合作方式。

  在短視頻上,這次的購片公司字節跳動已經有了優勢,如今又借此機會進軍長視頻發行,這是最大的挑戰也是最好的機會。

  昨天下午到晚上,多地電影行業發布聯合聲明抵制《囧媽》網絡首播,很多人認為他們是拿權力和道德壓人,既沒有道理,也對行業不利; 但如果站在院線立場,他們也不容易,院線的人工房屋水電等全部都是固定開支。 他們如果受這些沖擊,未來可能無法盈利,2019年已經有部分院線關停。

  其實,網絡平臺一直想與院線同步上映電影,一直無法同步也是因為院線抵制,包括海外也在抵制這種網絡播出方式。

  今年遇到武漢疫情,春節這些大片不上映,院線既沒觀眾也無收益,直接可見的是面臨一個月甚至幾個月的持續虧損,影片后續上映才有機會收回成本。 如果影片都去網絡發行,院線無好片可放,他們又該如何維持成本?

  同時,觀眾的觀影習慣被迫改變,觀眾本身也不一定認可,觀眾需要的是更多選擇權。

  《囧媽》事件值得持續關注,中國電影行業還年輕,未來的路還很長,中國尚無電影分級制度,現在把《囧媽》當個案單獨處理會更合適。

  《囧媽》這個事件,可以說是非常時刻遇上非常知己。按照網絡流傳的圖,雙方連協議都已經簽了,這么大體量的合作如此迅速,可以說是奇跡了。

  對于字節跳動來說,線上首播《囧媽》,比真金白銀更值錢的是提升用戶活躍度,吸引海量用戶下載App。

  但即使沒有《囧媽》,字節跳動也一定會做長視頻,長視頻有著至少上千億級別的市場。字節跳動的用戶已經達到一定級別,除了已經布局的資訊、視頻,還將布局電商、游戲等,通過信息流和社交網絡帶動各種服務,搶占互聯網多個風口。

  2019年,電影院線票房約為630億左右,優酷、愛奇藝、騰訊三家相加也差不多達到了這個數據,未來一定會有大制作的電影選擇網絡獨家首發,這是趨勢所在。

  另外,昨天利益受損的線下影院體系已經開始譴責了,預計后續一定不僅僅是口頭譴責,還將在法律層面進行維權,畢竟院線在前期做了大量準備,關于如何補償損失這塊需要有一個明確的方案。

  .吳.曉.波.頻.道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30选5开奖时间